绝世陈羡

不胜荣幸,感谢喜欢。weibo/QY九渡君

我想拥有你身上的六便士,想拥有你眼中的月亮,更想拥有你。

曾经,我当着众人的面问过弌册“会不会选择离开”,这使得弌册的处境略显尴尬。

她淡淡的勾起嘴角,这细微的动作,若不是目光集中在她身上根本无法发现。她不语,反问我“你是怎么知道的”

弌册.一时间把话题转移到我身上,我抬头望向弌册她深邃澄澈的眼眸映着我的身影,略显不安和无措。我固执的想要寻得一个答案,再问了一次
     “你会不会选择离开”

弌册稍作沉默,像是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般说出了不会二字。我无法形容她说这两句话时不可言喻的神情,眼神中带着闪躲,犹豫和些许歉意。

直到弌册不辞而别的那天,我才真正明白了“不会”二字的含义。

“故事的结尾总是有太多离散,总有一天你我都会习惯。”

[肖钱]炫耀

文/九渡

“我就是想炫耀,你对我多重要。”

上帝是公平的,他会为你关上一扇窗,同时也会顺手把门带上。

秋雨又细又密像筛子过筛一般下个不停,带着些许凉意,席卷了整个城市。

衣着单薄的孔肖吟在图书馆楼底下冷得跺了跺脚,嘴里还嘟嘟囔囔抱怨着图书馆的共享雨伞怎么就被人拿完了呢。孔肖吟试探的伸出手,雨滴滴答答的落在她手上。附近的公车站似乎离得有些远,这让她放弃了跑至公车站坐公车回家的念头。 因为闹别扭那人已经两天没跟自己说过话了,孔肖吟实在拉不下面子先主动和好。

钱蓓婷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,想起那个女人今天出门没带伞,现在估计被大雨困住了。先道歉这种事从来都是钱蓓婷先做,可今天她似乎是铁下心不道歉。内心却是止不住的犹豫,顺手拿起身旁花瓶中开的娇艳的花,掰起花瓣。

“接她”“不接她”“接”……“不接”结果已经出来了。可钱蓓婷叹了口气,心里想到可算是败给孔肖吟了,钱蓓婷遵循了内心的意愿,拿上了车钥匙疾步往外走。

孔肖吟眼看着雨越下越大,望了望远处的车站,咬咬牙就往跑。没跑出几步就感觉雨小了不少,紧接着跌入一个人的怀抱刚想道歉,却感受到那个人熟悉的奶香味,惊讶的抬起头。

“这样跑会感冒的。”钱蓓婷看着突然扑入自己怀里的人愣了愣,笑着说道。

“我就知道你会来”孔肖吟笑得露出雪白的牙齿。

还是那个熟悉的傻气的笑。

“我想了一下,面子和你,你更重要。”钱蓓婷搂紧了怀里的人低声说道。

原来雨天有没有想象中那么冷。